【盾冬圣诞贺】《Noël sous la neige》妇联众乱入 一发完

到底为什么提前那么多写圣诞贺文,我也不懂,这些小问题不要纠结,名字是法语,意思是《白色圣诞节》。

预祝大家圣诞快乐~盾冬也永远暖暖的~


感谢  @拖拖 给我的配图!拖大大会帮我画《敏感》的封面~期待期待~



《Noël sous la neige》


自从在桥上遇到那个男人之后,冬兵经常会做梦。

 

至今,他还记得,那一天他从河里把这个昏迷不醒的男人拉上岸边后,九头蛇的藏匿点已人去楼空。无处下脚的他潜入了一个酒店的空房,打理好身上的伤口之后,平日警戒的他就像是一条绷紧的弦骤然放松,甚至深深地陷入了一个梦境。

 

梦里也有这个男人的存在,不对,应该说是男孩。这个金发碧眼的男孩脸上一片潮红,嘴唇却反常地干裂。梦里有个长得跟他很像的少年一直忙前忙后在照顾他。

 

这个少年有着明亮的灰绿色大眼睛,即使是在忧愁之中,依然看起来生机勃勃,跟他完全不一样。反倒那个最后成为美国队长的男人现在却瘦弱得好像一折就断,虚弱地躺在床上等着少年的照顾。

 

少年看着Steve的高热终于退了,才松了口气坐在了冰冷的椅子上。窗外正下着鹅毛大雪,裂缝多得连修补都无从下手的房子在夹着雪的大风里发出摇摇欲坠的吱呀声。可是少年Bucky已经学会了不去理会这些听起来很危险的声音。

 

他只是盯着外面的大雪发起了楞来,然后皱着眉头赌气一般说,“最讨厌下雪了,每次到了这日子你就容易病倒。”

 

躺在床上,被Bucky竭尽全力所能找到的全部被子簇拥着,跟个拇指姑娘一般的Steve听到了,只是虚弱地一笑,那笑容似乎带着些纵容。

 

他太虚弱了,以至于他说的话都是断断续续的,他说:“可是雪落在……你棕色的头发上……很好看……我很想画下来……”

 

刚才还在赌气的Bucky转头盯着他,撅着嘴唇好像在闹别扭一般,憋了一会才忍不住笑了出来,“那你赶快好起来,我们出去画画!”

 

他的声音轻快又清脆,就好像外面雪落下来的声音,一下一下敲在了冬兵的心上,仿佛他冰封的心脏忽然被撕开了一道裂缝,有什么温暖而哀伤的东西迫不及待地涌了出来。

 

他说不准那是什么感觉,在梦里,堆在被子里的小小的Steve嘴巴动了动,冬兵没有听清楚,他想要更努力地去倾听的时候,却发现自己醒了。

 

就像那个夹着风雪的小房子一样,因为担心被发现而漆黑一片的酒店房间冰冷得可怕。

 

而更冷的,是他眼角湿冷的液体流过的痕迹。

 

而后来,他在复仇者们剿灭九头蛇残部的行动中被发现,他毫无反抗地被带走,再然后,那个大个子冲进了羁押室,将戴着手铐的他紧紧抱在怀里。

 

冬兵在那一瞬间很感谢手腕上沉重的束缚,因为这样他,就可以不必为是否要抱住身上这个正在哭泣的身体而烦恼。

 

再后来,他们已经住在了一起,可是冬兵还是不可避免地做梦。

 

那些梦不一样了,但是依然很冷。

 

没有再被洗脑的他,脑海里经常会浮现出一些熟悉又陌生的画面,一幕一幕地闪回,他搞不清到底是他坏掉的脑子产生的臆想,还是真实发生过的记忆。

 

在梦里,他刚刚解冻完毕,就被送到冬日的俄罗斯执行一项暗杀任务。

 

他穿着单薄的皮革外衣,几乎无法阻隔严冬对身体的入侵。他的一呼一吸间吐出的气息像氤氲的白雾在眼前蔓延,他眨了眨眼睛,才发现睫毛都已经结冰,他不自在地动了一下,不理会身边立刻警戒起来的守卫,身上武器的重量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安心。

 

Pierce穿着厚厚的冬衣姗姗来迟,理应是看着温暖的穿着,可是,不知道是那灰白色的头发,还是那审视一般的冰冷的眼神,还是让这个人看着似乎只是戴着慈祥面具,丝毫感觉不到些微的温情。

 

他给冬兵讲了这一次任务,他让冬兵去杀死一对母女,看着似乎很无辜的平民母女,理由是他们是一个有碍于九头蛇的年轻政客的妻儿。

 

冬兵内心不由自主地涌起了不解,他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眼神似乎看起来还是那么空洞。

 

如果是那些看守或者是那些科研人员,他们永远不会从这样的表情看出冬兵的任何想法,他们只会担心他突然“发疯”,就像是一头不受控制的野兽一般。

 

但是Pierce会,所以他才低下他尊贵的头颅,压着眼底的审视,似乎一派关怀又磊落的样子,他按住冬兵像雕像一样冰冷的身体,压低了声音听起来无比诚恳,“这是为了建立新秩序必要的牺牲,你知道的。”

 

此后冬兵被送到了任务地点附近,他潜伏在公寓对面的大厦楼顶,趴在那里等待着开枪的机会。

 

雪又落了下来,原先的黑衣渐渐被雪花覆盖,就像一具斑驳的尸体。或许他就只是一具行尸走肉,只是木然地执行着他人的意志。

 

他很清楚自己是在梦中,他能感觉到那个金发的大个子就睡在他身边,手臂环住他的腰,发出极其轻微而放松的呼吸声。

 

他明知这是梦,可是,他却不知道这究竟是否是真实的记忆,然而,无论真伪,他都是一个侩子手。无数次他照镜子,都恍惚间觉得眼前的人染满了鲜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梦里的雪花铺满了他得身体,他的身体正无意识地发着抖,Steve警觉地睁开了眼睛,环抱着他身体的手臂在收紧。即使没有看到他的脸,冬兵都觉得那张脸一定写满了关切。

 

“Bucky?”

 

终于从噩梦中挣脱出来的冬兵一言不发,只是睁开眼睛,沉默地在黑暗中看着试图和他沟通的Steve。

 

冬兵的目光越过那个大个子的身体,看到窗外正开始飘下纷纷扬扬的雪花,他翻了个身,整个身体缩进了Steve的怀抱里,仿佛只有这里,能让他感觉到安全。

 

知道他不愿意多言的Steve最终只是叹了口气,将被子往上拉了拉,紧紧抱住怀里的身体,等着他的入睡。

 

 

 

Steve一直都知道Bucky容易做噩梦,他做噩梦的动静很小,总是喜欢紧咬牙关独自忍耐,唯有那无法掩饰的体温下降和颤抖才能稍微让Steve察觉到。

 

Steve很担心Bucky,可是他也很明白,不想说的事情,Bucky是不会说的。Steve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去安慰他帮助他,像是一起睡之后,Bucky会明显好一些,这也让Steve又欣慰又心疼。

 

后来时日久了,Steve就渐渐发觉Bucky经常在下雪夜做噩梦,一想到可能是九头蛇的缘故,Steve就恨不得立刻出发去执行剿灭任务。

 

在任务准备工作中罕见地露出愁眉苦脸表情的队长引起了Tony的注意,而忍不住向Tony倾诉了烦恼这一点,在Steve现在看来似乎是个错误。

 

因为Tony立刻就通知了复仇者联盟的所有人,并且声称在平安夜给他们一个惊喜这个事情一直让Steve非常担心。

 

今天就是12月24日,一直晴朗无雪的天气也许正适合Steve带着Bucky出去走走,去情侣喜欢去的广场什么的,做一些情侣该做的事情,可是,Tony说傍晚会到的电话让Steve整天都坐在家里惴惴不安。

 

Bucky看起来比起担心Tony的乱来,更担心另一位思虑过重的九旬老人。

 

他默默地坐在Steve身边,还沉吟着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Steve已经转头对他一笑,还是那样熟悉的微笑,就像海浪层层拨开,人群深处那一个回眸的眼神,那样蓝,那样清澈,像幽灵一般飞越了七十年,再次陪伴在他身边。

 

冬兵在那么一瞬间有一点触动,无论他是多么恶贯满盈的一件杀人兵器,但是或许,在这个人身边,他就能重新成为一个人。如果跟这个人一起,用一辈子去偿还,是否,能补偿他犯下的罪恶的万分之一呢?

 

像是能明白他所想的一般,Steve握住了他的手,只是相视一笑,此刻已无需言语。

 

然而这温馨的一刻没能持续太久,身为公寓房东的Tony门都没敲,直接拿着钥匙开门进来。当然身为超级士兵的夫夫两早就听到那毫无掩饰的脚步声了,只是当他们还保持着牵手的状态懒洋洋地抬起头的时候,差点就惊呆了。

 

Tony穿着一件全身白色毛茸茸的连体睡衣,背脊上还镶嵌了一缕长长的白毛,当然,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头顶那个白色的……角?

 

Tony正想华丽地一甩鬃毛,打个招呼什么的,立刻就被身后的Clint一把推开,“铁人别挤在门口,cap的玄关太小了!”

 

挤出来的Clint全身深棕色,帽子上画着一对眼睛的图案,还是连体睡衣,还是毛茸茸。而他背后,探出了Sam那个戴满了羽毛头饰的头。

 

Steve已经不想去思考这群人是怎么过来的,他站了起来,只觉得太阳穴有点突突的疼。

 

冬兵也站了起来,可是不同的是,他盯着门口推推嚷嚷,好像要打起来的几个超龄儿童,眼睛有了一丝光彩,仿佛很多很多年前的圣诞夜,他也曾和Steve一起彻夜狂欢过,记忆已经远离,可是那时那刻的快乐,却渐渐在心底复苏。

 

门口几个大孩子闹了一阵,Clint的屁股不知道被谁踹了一脚,他踉跄了几步才站稳,但是好歹给后面的人让出了空位。

 

扎起了红色长发的美艳女特工穿着一身火红色的连体睡衣,毛茸茸的质地也掩盖不了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她走着猫步摇曳生姿地走进来,屁股后面还有一条长长的狐狸尾巴在甩来甩去,连冬兵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小房子都因为这位女王大人的驾临而蓬荜生辉。

 

紧跟着Natasha的是看起来有点紧张的Banner博士,可是有趣的是,戴着眼镜的博士正穿着一套小黄人一样的毛绒睡衣,他脸有点红,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羞的。

 

这么一堆人涌进了Steve的公寓,不算小得房子立刻变得拥挤起来。独角兽·Tony搓了搓蹄子,嘟嘟囔囔着,“圣诞节怎么能没有美食呢……”

 

他忠实的Jarvis立刻响应,“是的,立刻为您准备,sir。”

 

Steve低估了那个立刻,因为真的是在下一秒,楼梯就响起了杂乱的声响,一群打扮得喜气洋洋的人抬着几桌美食艰难地穿过那个小门口,轻巧地放在了美国队长和冬兵的面前,Steve似乎还能闻到烤得香脆滑嫩的火鸡上氤氲的香气,就像刚出炉一般,让人食指大动。

 

这还不止,后面还有个黑色西装打扮的家伙推着一个超长蛋糕紧跟其后,如果蛋糕也能用名车来形容,那么Steve会把这个蛋糕叫做“加长型劳斯莱斯”,因为这个蛋糕真的长得不可思议,完全推进来的时候,比之前的餐桌还要长,几乎将Steve家的客厅一分为二。

 

虽然送餐的人立刻礼貌十足地退出去了,还贴心地关上了门,但是身为超级士兵,Steve依然能清晰地听到周围邻居因为这巨大无比的阵仗而引起的骚动。

 

Steve无力地扶住了额头,可是身边的Bucky明显比他感兴趣,他往前一步,看着已经把这当成了自己家的小伙伴们欢呼着涌向食物,Tony摇晃了几下香槟,向着天空“砰”地打开瓶塞,Steve不敢想象价格的贵价香槟就跟不要钱一样喷了出来,流了一地。

 

Steve努力不去想明天的清洁问题,他看着身边跃跃欲试的Bucky,心里有点安慰地想着能对派对感兴趣,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他不奢望Bucky能变回七十年前的样子,但是,至少不是作为一件兵器,而是作为一个人,Steve的爱人活着。

 

Steve看着眼睛发亮的Bucky,柔声问道,“Bucky,你喜欢这样的圣诞派对吗?”五好男人Steve内心已经盘算着如果Bucky只要一点头,或许他们可以搬回到复仇者大厦,参加派对狂魔Tony的各种派对——只要Bucky喜欢!

 

Bucky却没有注意Steve内心的小算盘,他直直地盯着那个蛋糕,灰绿色的大眼睛在侧面看来,被摇曳的烛光照着,恍惚间像是要流泪。

 

他说:“Steve,蛋糕上画的是我们。”

 

喝了两杯酒的Natasha脸颊微红,更是美艳得不可方物,她走了过来,将一个圣诞帽子套在Steve的头上,又拿起一个鹿角头箍,近乎温柔地为Bucky戴上,还理了理他乱掉的棕发。

 

而Bucky也乖乖地低着头方便Natasha动作,直到Natasha轻轻在他额头亲了一下,红唇也绽出笑意才抬起头来。

 

“和你的圣诞老人一起看看这个圣诞礼物吧,小鹿。”

 

圣诞老人从善而流地带着他的鹿仔向蛋糕走了过去,蛋糕上最左边是两个勾肩搭背的小人,其中一个金发的个子特别小,几乎被隔壁棕发的小子完全抱在了怀里。

 

而中间是长长的蓝色,就像冰封了七十年的冰雪,两个无知的小子独自度过了这长长的时间,就为了最后的相遇,而蛋糕最右边还是有着雪花,可是他们已经不再孤单,两个大个子在雪地里牵着手,头顶上还悬着个礼物盒。

 

“去拆你们的礼物吧!”不知道何时,复仇者们已经聚集在蛋糕旁边,Clint的嘴里还塞着满满的食物,可是他们的眼神真诚而明亮,像那些灯光一样,让人暖融融的。

 

Steve眼里一热,他牵着Bucky的手一直没放开,他单手取下了那个礼物盒,与他永远心有灵犀的Bucky用另外一只手打开了这些包装丝带,一双对戒像是被花朵簇拥着一般在昏黄温暖的烛光下绽放。

 

简单的一对戒指,只有星盾和铁臂共同的标识——五角星雕刻在其中。

 

Tony又啜了一口酒,不无得意地说道:“这戒指的材质我找了可久,硬度快赶上队长的盾牌了,我敢打赌世界上除了这对戒指,没有别的戒指能受得了你们平时的折腾了!”

 

顶着大家期待的眼神,Steve当然知道这是大家等着看求婚戏码的意思,他大手一抓,将戒指塞进了口袋里,咳了一声,“咳,这个还是适合我和Bucky在别的时间进行。”身为一个老派的绅士,Steve还是不能接受在大家的起哄下毫无准备地向Bucky求婚。

 

求婚就该更用心一点,深思熟虑之下,给双方一个美好的回忆。

 

大家都发出长长的嘘声,只有Natasha笑着说道;“如果今天求婚了,那Tony你就会少一个开派对的借口了。”

 

年轻的亿万富翁眼前一亮,握住美艳女特工的手送上一杯美酒,“果真只有Natasha你最懂我。”全然不顾身后Clint盯着他们交握的手,眼睛都要冒出火光的视线。

 

也许他们都知道了,只是故意如此,他们交换了一个慵懒的笑容,手上的酒杯碰了一下,一切尽在不言中。

 

能这样牵着Bucky,看着大家开着这样热闹的派对,房间里充斥着的是,温暖得让人几乎要流泪的香气。

 

这是仅仅在一年前,Steve连想都不敢想的一幕,也许他此生经历过的所有磨难,冰封着的七十年,都是为了让他在这个近乎陌生的21世纪等到这一天

 

他切下了两块蛋糕,其中一块递给了Bucky,他们两个人倚在窗边,看着屋子里已经胡闹成一团的复仇者们,第一次觉得,倾诉给自己信任的队友,也许是一个最正确的决定。

 

Steve转头看向窗外,漆黑的天空无比晴朗,还能看得到在城市中难得一见的星星。

 

他不无遗憾地轻轻叹了口气,“如果今天能下雪就好了。”

 

他的声音那么轻,可是近在咫尺的冬兵还是听得一清二楚,他想摇头,对这个大个子说有你在,就好了,可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一身酒气的Tony抱了个满怀。

 

醉醺醺的亿万富翁打了个响指,眼睛发光,“cap,你提醒我了,这才是我们送给鹿仔的圣诞礼物!”

 

这个响指就像是一个信号,天空绽放出一道白光,划破了那块漆黑的幕布,就像一个破掉的口袋一样,一片晶莹的白色铺天盖地地落了下来,极其缓慢而温柔,带着些微寒气,从天而降。

 

直至Natasha打开窗户,一朵雪花缓缓地飘到了Bucky的鼻尖,他才回过神来。

 

好冷的雪花,可是为什么,他竟然觉得想要笑呢?

 

笑容尚未绽放,眼眶里却热了起来,他呆呆地看着窗外,那些关于雪的记忆一幕一幕在脑海里闪回。

 

Steve握紧了他的手,连那些微的寒气都被这交握的温暖而驱走,Steve在他嘴角轻轻一吻,像是雪花那么轻,然而,却是暖的。

 

朋友们在身后欢呼,爱人牵着他的手,Bucky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弯了起来。

 

好暖的,一个下雪天。



END



评论(7)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