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stan】《Line of sight》

警告:这个文是有点变态变态的偷窥梗,不喜勿入

偷窥的是这个帅炸天的CE




PS:近来忙得每天12点半才下班,周末才能更哦!


《Line of sight》


By:朔夜Sakuya


CH1


Sebastian站在街角,偷偷探出一只眼睛,眼角余光瞥到Chris Evans已经关上车门,他就赶紧缩回脑袋。

 

听着“哔”一声锁车的声音,他内心默念了三十下,听着渐近的脚步声,立刻调整了一下脸部表情,装作一边翻着书一边从拐角走了出去。

 

果不其然,刚刚走了两步,他就撞上了一个宽阔坚实的胸膛,他嘴里哎呀轻轻叫了一声,失手将手上的书掉在了地面。他露出一脸晕头转向的表情,一直没有抬起头看被撞到的人,只是不迭声地道着:“对不起,对不起,没事吧……”

 

紧接着他要蹲下来捡东西的动作被制止了,Chris有力的双手抓住他的双臂,语气中带着些微惊喜,“是你吗Sebastian!好久不见了!”

 

什么好久不见,明明上个月他们才因为兼职的缘故见过面。

 

Sebastian内心默默地想着,脸上却半点不显,只是一副有点恍然又受宠若惊的样子,符合他一个书呆子研究生的形象。

 

他拘谨不安地站在那里,看着Chris弯腰从地上捡起那本书,抹了抹上面的尘土,轻描淡写地问了句,“哦,你也喜欢天文学啊?”

 

就想要你问这一句!Sebastian内心比了个小小的V字,脸上却是有点羞涩地红了脸,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耳后,一边道谢一边接过书本,“是啊,我一直很喜欢天文学,我中学的时候经常会坐在学校的梧桐树下看星星。我中学有一颗超级超级大的梧桐树,好像比学校的历史还要老……”

 

说到这里,他突然发现自己扯远了似的,急急忙忙闭了嘴,眼睛闪亮亮地看着含笑的Chris,“不好意思,我很啰嗦吧?我……我说到喜欢的事情就忍不住……”

 

“不要紧。”Chris保持着微笑的表情,脸上看不出一丝不耐烦,“我也喜欢看星星,这经历听着挺怀念的,对了,你中学的名字是?”

 

“圣彼得私立中学……学校的橄榄球队特别有名,我试过去选拔,可是没选上……中学时优秀的人太多了。”明明是首屈一指的私立名校,Sebastian的语气却很平常,仿佛没有半分想要借机炫耀的样子。

 

“哦?”Chris的眼睛轻轻眯了一下,却依然不动声色,“那也是我的母校,我也常常到花园的梧桐树下走走,怎么没有看见过你呢?”

 

“啊!你也是圣彼得的?!”Sebastian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丰润的嘴唇微微张开,显出些微润泽的水光,惊喜的表情恰到好处,看着没有丝毫作伪,“我想起来了!你是高一届的Evans学长吧?那个橄榄球队队长!你们经常每周四训练,可惜我每周四都要去上钢琴课,都没有去看过呢!”

 

Chris的嘴角终于牵起了真诚的弧度,因为他确实每周四习惯在训练后去花园散步,这么说来,确实说得通。

 

遇到一个有共同爱好的学弟,这种涌现而起的熟悉感让二人之间的陌生感消退了许多。他拍了拍Sebastian的肩膀,笑道:“毕业之后,我都没有再打过橄榄球了。”

 

“学长你以前可是学院偶像,女生口里永恒的话题!”说到这里,Sebastian有点羞涩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啊学长,之前都没认出你来呢!”

 

“没事,我又不是什么必须认识的人,”说到这里,Chris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今天我有事,下次再聊吧。”

 

识趣的Sebastian抱着书让开了道,“学长你有事就去忙吧!下次有机会再聊聊天文。”

 

说到自己的爱好,Chris的笑容也柔软了几分,他笑着应了一句,道别后就快步走入摩天大楼的门口。

 

Sebastian也笑着挥手,站在那里扭头看着Chris的后背,合体的银灰色西装穿在他身上,完全凸显了那让人着迷的宽肩细腰。Sebastian一直盯着,直到那挺拔的背影已经完全消失了,嘴角僵硬的笑容立刻卸了下去。

 

Chris,我可比你以为的,还要早得多地认识你呢。

 

不,不仅仅是认识,应该说是,用眼神,一直追逐着你,而你,也许永远不会知道。

 

Sebastian随手将天文书塞进包里,表情冷硬地转身离开。

 

 

是的,Sebastian早就知道Chris Evans这个人。

 

那一年他13岁,刚刚结束跟母亲在维也纳的生活,跟随改嫁的她来到梦想国度——美国。

 

继父是个小学的校长,对他也很好,母亲也生怕他无法适应美国的生活,比以往更加地关怀备至。

 

举个例子就是母亲会在每天他放学回来的时候,捧着各式各样的美食来迎接他,并且还体贴地加了非常多的美式食品。

 

其实这样高脂肪的食品他吃不惯,可是他明白母亲的苦心,只得一一吃下,母亲以为他爱吃,就做得更多。正值发育期的他就这样迅速地圆了两圈,本就婴儿肥的他看着圆润润的胖乎乎的,像一只洋溢着奶香的雪白的小羊羔。

 

美国虽然号称是追梦的国度,然而有一些根深蒂固的歧视从来挥之不去。尤其在不懂得掩饰的孩子中来说,歧视一个人,孤立一个人,一起欺负一个人,就像撕掉蝴蝶的翅膀,用针将昆虫钉在木板上那般,从来不会有那么一瞬间惊诧于自己的残忍,只会乐在其中,反倒洋洋自得起来。

 

而像Sebastian那样东欧的脸孔,带着口音的英语,还胖乎乎的孩子,无疑正是最好的欺负对象。

 

最初的最初,其实只是下课时走廊上一个不经意的碰撞,成群结队在走廊上奔跑的小男生们在追逐的过程中不小心撞到了Sebastian,圆乎乎的Sebastian差点被撞倒在地,然后为首的小男生只是停在那里,盯着他看了一会,似乎在评估着什么似的。

 

刚刚转学过来,那种浓重的在异乡的感觉让Sebastian在这样的目光下突然升起了几分胆怯,他撑着地板爬起来,虽然摔了一下,但是除了膝盖淤青了一小块之外,他并没有受伤。

 

那个小男生又看了他几眼,忽然笑了。那种轻蔑的笑容Sebastian看得多了,他的心咯噔了一下。可是对方却没有再说话,回过头招呼着其他人一同跑走了。

 

Sebastian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奔跑的背影,内心还有些惴惴不安。他捏了下掌心,安慰自己没事的。

 

可是,他不知道,这一切,仅仅只是个开始。

 

其后,就是不知不觉间的变本加厉。

 

有时是碰掉了桌子上的书就扬长而去,有时是明明做了的家庭作业却不翼而飞,当老师下课后问他怎么又不交作业时,他呐呐地辩解道“我做了……”可是又怎么都找不到那个本子。

 

老师意味深长地说“作业不做,认错就可以了,但是不能说谎。”他脸上一阵一阵地发烧,绞着手指,却只能低下头无言以对。

 

事情发生了几次之后,连傻子都知道自己是被欺负了。

 

他尝试着问周围的同学,有没有见过他丢失的东西,得到的回答不是用一句“不知道”撇清得一干二净,就是跟当初那个小男生一样,仅仅只是轻蔑地一笑。

 

仿佛Sebastian在他眼中,只是低一等的被凌驾的生物一般,连知道真相的资格都没有。

 

Sebastian惴惴不安地,不知该如何是好。他隐隐约约之中有一种预感,觉得自己不能继续哑忍下去。

 

可是,当每一次没有犯人的欺负之后,他实在不知道是该如何去反抗。

 

到后来,有时是走在楼底下突然从天而降的一桶水,有时,是在洗手间时突然从外面上锁的恶作剧。

 

他尝试着大喊大叫,让他们回来开门,可是,得到的只有一阵一边跑远了一边发出的哄然大笑。

 

同学慢慢开始不叫他的名字,叫他“罗马尼亚胖子”。

 

他站起来反驳,激动得满脸通红,大叫“我不喜欢被这样叫!”

 

课间的课室突然安静了一下,始作俑者面面相觑,然后笑得前仰后合,仿佛Sebastian刚刚说了什么可笑的话一般。

 

Sebastian脸上涨红,紧紧握着拳头,竭力让自己看起来更自如一点,拿出据理力争的样子来,而不是一个被捉弄的滑稽小丑角色。

 

虽然,周围仍是此起彼落的哄然大笑。

 

带头的男生好不容易才止住大笑,双腿交叉搁在桌子上微微抖着,Sebastian认得他,他正是最初那个在走廊撞倒Sebastian的家伙。

 

他抖着腿,仿佛漫不经心地问道:“你是说你不是来自罗马尼亚,还是说你不是胖子?可是,你明明就是一个胖子啊!生气的时候,就像一头愤怒的胖猪。”

 

教室里又是爆出一阵大笑,Sebastian站在中间,被迫承受着周围充满恶意的嘲笑。他紧紧抿着唇,眼眶发着热,好像随时就要忍不住哭出来。可是他不想哭,那只是让他看起来更可悲一点罢了。他用指甲掐着掌心的肉,好让自己能露出更坚强一点的表情。

 

那个男生又从抽屉里抽出一本杂志,被揉得皱巴巴的封面上,一个衣着暴露的妙龄女郎正在搔首弄姿。

 

“我听说好多东欧人都是偷渡过来,然后靠卖淫活着的啊。”他嘴角弯起,看起来不怀好意地盯着Sebastian,而一向不那么敏锐的Sebastian竟然在一瞬间就明白他要说的是什么。

 

对方站了起来,盯着Sebastian瞪大的眼睛,志得意满地笑了,正要开口之际,Sebastian突然奋起,将底下自己的一个小废纸篓提起来,连带着垃圾朝着对方没头没脑地丢过去,在毫无防备之下,对方只来得及用手臂挡了一下,但是依然被垃圾直接掷到了胸膛上,将洁白的校服衬衫弄得一片狼藉。

 

Sebastian突如其来的爆发将在场的人都吓得呆在了那里,包括Sebastian自己。

 

他的手臂还发着抖,这是他第一次像个坏孩子一样去挑衅他人,可是他不后悔。他知道对方要说的是自己的妈妈,无论他被怎么欺负都无所谓,但是扯到他妈妈身上就不行!他是最明白在爸爸去世之后,妈妈受了多少苦,他绝对不容许别人无中生有地侮辱他妈妈。

 

Sebastian朝气得发抖的小男生竖了一记中指,“上东区考试只拿17分的笨蛋!”

 

将对方耿耿于怀的痛处大声喊了出来之后,傻子都知道现在形势不妙,Sebastian以最快的速度从课室后门溜了出去,灵活得不像一个圆滚滚的小胖子。

 

对方也终于回过神来,大吼着在后面招呼着其他人一起追了上来。

 

Sebastian虽然占了先机,但是平时缺少运动,体型也不占优势,他使出吃奶的劲头来,一路往外狂奔,好不容易跑到学校大门附近,却远远看见大门紧锁,他原本存着侥幸的心重重地沉了下去,只得脚下拐了个弯,往橄榄球练习场那边跑去。

 

Sebastian已经快到极限了,每跑一步都感觉喉咙在冒烟。他的心脏狂跳,似乎快要不胜负荷地在喉咙间跳出来。

 

他跑得近乎麻木,内心渐渐已经绝望了。也许他本就不应该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家,逼着自己装成这个国家的一份子。他默默地忍耐着他人的差别待遇,装作视而不见,似乎这样就可以继续无知无觉地活下去,然而,最终还是被现实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练习场已尽在眼前的时候,他脚下突然一软,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而这一下终于让后面追赶着的人赶了上来,为首的人往前一扑,就将已经精疲力尽的Sebastian扑倒在小花园的草地上。

 

Sebastian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病人一般,气喘吁吁地躺在那里,毫无反抗之力地被翻了个身,如同一只被捕获的小动物一样,被逼将自己柔软的肚皮向猎人袒露了出来。

 

紧接着Sebastian的脸上就挨了重重的一拳,Sebastian整张脸被打得往旁边歪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Sebastian并没有觉得很痛,他只是意识迷糊地躺在那里,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如果不是脆弱的鼻子立刻就冒出血来,堵住了他的呼吸,他不得不张开嘴来呼吸,而导致血又流进了嘴巴里的话,他也许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打了。

 

他仰着头,头颅跟着施暴者的动作摇晃,他一脸恍惚地睁大了眼睛,放空了的意识间突然闯进了一抹阳光。

 

那是一个有着蓝眼睛的人,介乎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身体已经长出了健美而柔韧的肌肉,他在阳光中走来,遮挡住了那些金色日光,却殊不知,他才是那个比阳光还要灿烂的存在。

 

他紧皱着眉头,蓝色的眼睛看起来忧心忡忡。Sebastian几乎可以想象出,在这个人面前的是怎么样的一副滑稽画面,一个脏兮兮的胖子被压在泥土里,鼻血糊了一脸。

 

在那一瞬间,Sebastian无力地瘫软在地上的手指动了动,挣扎着想要伸手擦擦自己的脸,好让他看起来能不那么狼狈。

 

而骑在身上的施暴者却不会理会那么多,他正举起拳头,正要往Sebastian的脸上挥下第二拳——

 

“住手!”

 

伴随着一声大喝,施暴者的手腕被紧紧地抓住,Sebastian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像要把眼前这个人的一切都看进心里。

 

有着蓝色眼睛的青年闯了进来,像是Sebastian专有的超级英雄那样,将他从苦难中解救出来。

 

Sebastian躺在那里,看着青年站在他的面前,为他挡住了别人的拳头,在逆光之下,他的身体仿佛被包围在一圈光晕之中,似乎整个人都如同虚幻一般熠熠生辉。

 

我的……天使……

 

Sebastian的眼睛似乎胶着一般凝固在这道身影上,也注定了,从今往后,也同样无法再移开自己的视线。



TBC




评论(16)

热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