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stan】《Line of sight》CH2

考虑再三,改成了ABO,不影响剧情。

奥夫太太也做了偷窥题材的MV,超爱!我就是看了Maroon5的《animals》才写的这篇文,不过角色跟奥夫太太的反过来了~

又放一个帅到让人死掉的CE!




CH2


要在学校里打听到ChrisEvans的消息是很容易的。

 

或者说,不知道这个人才是更奇怪的一件事,大概只有Sebastian这种转学生才不知晓这个人的鼎鼎大名。

 

Chris Evans,跨国家族企业的独子,家世显赫教养良好,正就读10年级。他是学校橄榄球队的队长,极具领导能力,带领已经沉寂数年的校队一举夺得州校赛冠军。

 

上帝仿佛毫不吝啬地把偏爱倾注在这个人的身上,除了以上已经足够让人咋舌的背景,这个人还长着一张无法挑剔的俊脸,碧蓝碧蓝的眼睛只消专注地看着你,就让人无法抵抗地沉沦在这蓝眼睛中自拔不能。

 

这位比Sebastian年长两岁的校园偶像在去年分化出了自己的亚性征,毫不意外地成为了一名alpha,听说当时还引起了轰动,许多同样也分化了亚性征的omega都不约而同地向Chris示好,一度让学校内其他的alpha很是不满。

 

后来这件事是怎么解决的,Sebastian没有打听到,但是不可否认的是,Chris从此成为了学校众望所归的偶像。

 

那一天,Sebastian在最狼狈不堪的时候,被这个校园偶像如同英雄一般于绝境中拯救了,像是电影的发展那样,英雄英俊而可靠,在他打倒了为首者之后,其他人认出了他的身份,最终悻悻然地走了。

 

唯一不同的是,Sebastian不是电影里娇柔可爱的omega,他当时倒在地上,原本平整的草地因刚才的骚动而变得坑坑洼洼,他的脸上全是泥土和汗水交错的痕迹,还流着鼻血。

 

Sebastian自知现在的脸有多吓人,他快速地抬头看着那向他伸来的手,最终还是默默地撑着草地站了起来。他低下了头,用力地以衣袖擦着自己胖乎乎的脸,殊不知,已经脏了的衣袖将他的脸更是弄得脏污不堪。

 

Chris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的动作,最终,他只是向这个倔强的少年递去了一块干净的手帕。

 

Sebastian诧异地抬起头看着他,Chris只是微微笑着,示意他赶快接过去。

 

Sebastian盯着那块米白色的看起来干净无比的手帕,又看了一眼自己脏兮兮的手,挣扎良久,把手掌在裤子上蹭了又蹭,才轻轻地接过那片轻软的布料,像是得到了什么珍宝那般,只是那样捧着它,傻乎乎地站在那里。

 

Chris笑了,唇角勾起,洁白的牙齿像是拿最珍贵的贝壳织就而成,丰润的下唇让人有一种含着轻轻舔咬的冲动,然而那双蓝眼睛却是毫无阴霾,耀眼得使Sebastian立刻就对刚才不轨的幻想而感到自惭形秽。

 

最后Chris还是没有说话,只是那样微笑着点头致意,然后转身离开。Sebastian盯着那被阳光勾勒得让人移不开眼睛的宽肩细腰,直到那道背影消失在视线为止。

 

他轻轻展开手上的手帕,米白色的布料看起来文雅极了,左下角以暗纹勾勒了花体的CE两字,不是迎着光去看,可能都注意不到这些字。

 

他又怎么忍心,将这手帕弄脏呢?最终,他只是以最轻的动作将手帕叠好,近乎虔诚地收进胸口的内袋里,连走路的步子都轻快了许多,仿佛怕会在布料上留下折痕。

 

Sebastian在学校尽可能地把自己打理干净才回家,虽然如此,还是被细心的妈妈看出了端倪,他也只是笑笑,说自己只是不小心摔倒了。

 

那群小男生再也没有故意欺负Sebastian了,只是会无视他的存在,有时拿话挤兑一下,在Sebastian完全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状态下,也觉得没意思就慢慢消停了。

 

可是那些,Sebastian根本不在乎,自从那日起,他就有意无意地收集着所有关于ChrisEvans的情报。

 

他喜欢天文学,经常在课后去天文馆,每周四训练结束后都一定会去小花园的草地上看星星。

 

他成绩很好,即使同时要负责橄榄球队的队长之职,还是平衡得相当好。

 

他已经确定要学商科了,以后为继承家族企业做准备。

 

他在春季学期的时候跟一个同班的女生传过绯闻,不过双方很快就否认了,那也是一个漂亮明艳到让人自惭形秽的beta,名字叫Scarlett,也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之一。

 

了解越多,越是着魔一般沉迷。Sebastian甚至还在网上匿名购买了一张Chris Evans在州校赛夺冠时举起冠军奖杯的照片。

 

他将这张照片仔仔细细地收藏在木箱子里,还特地上了锁,仿佛要将某些不为人知的小心思一同锁进去。

 

只要看不见,就能装作若无其事。

 

只有Sebastian才知道,这仅仅只是一场没有尽头的逃避。

 

有一天下课时,Sebastian正在校门口处往外走,毫无准备之下,迎面遇上正疾步往里走的Chris。

 

电光火石的那一刻,Sebastian却只是傻傻地站在了原地,只懂得睁大了眼睛,一瞬也不瞬地盯着Chris看。

 

Chris似乎不认得他,但还是礼貌性地对他笑了一下。

 

那一天晚上,Sebastian失眠了。

 

他在床上辗转反侧,努力想要放空自己的脑袋,可是身体里却像是有一团火在烧,让他无论怎么样都不舒坦,脑子里翻来覆去全是Chris的每一个表情。

 

到快凌晨三点的时候,他终于放弃了。

 

像是不再抵抗一般,向自己投降。他一步一顿地走到收藏着木盒子的柜子前,用颤抖的手打开了那个盒子,如同从此打开了罪恶的源头,臣服于自己的欲望。

 

他用手指细细描绘那张脸。

 

多么好看的一张脸,笑得眉眼弯弯,他丰润的嘴唇透着健康的红,让Sebastian不由自主地想象,亲吻着,吮吸着这嘴唇的时候,那该是多么甜蜜的感觉。

 

Sebastian又从盒子里抽出那块手帕,他应该要还给Chris的,可是他没有。他把它留了下来,偶尔,轻轻亲吻它。

 

这手帕是否亲吻过Chris脸上的每一寸皮肤,是否吮吸过Chris的每一滴汗珠,是否,有他的味道?

 

Sebastian将手帕覆在脸上,尽可能轻柔地呼吸,汲取着那想象中的味道,他的手往下,顺着睡裤的空隙,触摸到了那不知道从何时起就硬挺起来的器官。

 

他将照片放在眼前,盯着那张让他无法自拔的俊脸,手上有节奏地反复撸动着。

 

这是他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十四岁的年轻身体激动异常,在几重刺激之下很快就泄了出来。

 

粘腻而湿滑的陌生液体溅在了手上,有些弄湿了内裤。

 

Sebastian深深喘息着,待平复下来之后,手上的液体半干,带着陌生的气味,Sebastian再回头看到Chris照片上的笑脸,突然一阵罪恶感涌上了心头。

 

他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他怎么能对帮助过自己的人做这样的事?

 

Sebastian翻身下床,将手擦干净,把Chris的照片和手帕都锁回去,关到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仿佛这样就能不再直面自己的龌蹉。

 

他再次躺在床上,就那么看着熟悉的天花板,眼睛睁得大大的,直到眼泪从干涩的眼睛中涌现,从眼角流了下来为止。

 

那一夜,Sebastian无法入眠,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可是才睡过去一阵子,小腹的闷痛突然袭击了他。

 

他捂着小腹正想起床去找母亲,却发现屁股后面的布料不知从何时起,已经被不知名的液体浸透了。

 

那一天,Sebastian十四岁,他分化了亚性征,成为了一名omega。



TBC



评论(50)

热度(286)